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 发布:2022年6月23日
  • 最后一次修改:2022年6月30日

一个发生在中国不可解释的离奇事件“黄延秋瞬移事件”。目前归类为第五类与外星人接触(即,地球人和外星人有过某种意义上的交流)。此事件基本上都是客观证据,而主观证据比较少,当事人不太知道发生了什么。

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1977年,中国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县北高村村民“黄延秋”当时是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他从小就不喜欢学习,小学都没念完,也没有打算离开那个地方,就准备做一辈子农民待在村子里。他的父母正好在那一年给他找了个对象(隔壁村的),两个人已经领证了,但是没有办婚礼。1977年7月27日这一天,黄延秋和平常一样,和他的父母在农田里干完活之后就回家了。他冲了个凉,吃完晚饭,大概晚上10点多睡觉。第二天早上,家人发现他不见了。大清早能去哪儿呢?家里人觉得可能他自己先到田里去干活了,到了田里发现他不在田里,问了所有人都没见过他。后来找不到他,家里人甚至一度怀疑他是不是自杀了,还上一些山里的悬崖边儿去找,都没有。

北高村与邯郸的距离-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这个村子当时和外界交通不是很便利,也没有什么通信手段,所以相当的闭塞,距离最近的邯郸市45公里,整个村子里只有一个电报站。村子里偶尔会进来车,属于特别罕见的东西,村民大部分也都没出过村子。黄延秋不见了之后,家里人找了一个星期都没找着。正当家里人准备去报警的时候,村委会接到一个电报。这个电报来自于上海,上面写着:辛寨村的黄延秋在上海,速派人来认领。

发电报-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发电报的单位是上海市公安局第九遣送站,是上海专门收纳流浪汉的机构。据说那个时候有很多农村的人到城里打工,如果没找到工作、没有饭吃,就变成流浪汉、乞丐了,就到这个收容站去了。收容之后就给家里联系一下,让家里人来接。

电报-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救济站确实存在,而且确实是他们发的电报。不过电报上写的是辛寨村黄延秋,消失的黄延秋是北高村的。这两个村子很近,后来才知道这个电报发错了,发到辛寨村了。辛寨村收到这个电报之后,村里找这个人,找了一个礼拜没找着,这个村没有叫黄延秋的,就把这个电报退回去镇上的邮电局了。镇上接收退回电报的人正好是北高村的,他知道黄延秋是他们村的,就把这个电报发到北高村去了。这一前一后就浪费了一个多星期,最诡异的地方就在这儿,电报是什么时候发的?辛寨村是7月28日上午9点收到的,失踪是7月27日晚上10点。也就是说黄延秋睡下去不到12个小时,上海那边就发了电报,而黄延秋是不可能在12个小时之内赶到上海的,因为邯郸距上海直线距离850公里,路面距离1100多公里。当时两地之间是没有飞机、没有高铁的。就算有铁路,邯郸也不能直达上海,需要转车。而且从北高村到邯郸没有车,需要步行45公里(步行需10个小时)。

邯郸到上海的距离-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去上海呢?这一系列的疑问只有黄延秋能够解答。黄家人就准备马上去找黄延秋,但是在这之前他们找人去镇上发了个电报到上海遣送站,确认一下那个人是不是真的是他们要找的黄延秋。因为家里很穷,没有钱坐车去上海,如果要去一趟,一定要先借钱。如果过去了,不是他们要找的人,那就……所以先发个电报去问了一下。黄延秋左手上有一个胎记,经确认是他们要找的那个黄延秋。家里人开始借钱,借了4个人的路费。黄延秋的表哥“黄延明”去了,村里还有个叫“吕秀香”的女的也一起去了,因为全村人除了吕秀香没人去过上海。那个时候到上海,人生地不熟的,大部分也都没出过村,不敢去。吕秀香还有个堂哥在上海的部队里是个高官,有认识的人好办事儿,就让吕秀香先发了个电报给他堂哥,就说哪些人要去,接一下。

绿皮火车-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他们坐了一天多的火车到了上海,吕秀香的堂哥已经派车在那儿接了。坐上车直接就去了遣送站,去了遣送站就看到黄延秋了。黄延秋一看家里来人了,直接就跪下了,就开始哭(当时他是21岁左右的小伙子,都没出过村,都吓坏了)。家人就把他接回去了,直接坐火车回去了。这四个人又经过一天多的路程返回村里,在这个过程中,就问他怎么自己跑上海去了?他说自己也不知道,晚上睡觉醒了就在南京了。他说他7月27日晚上10点在家睡觉,睡着之后就感觉很热,又感觉很吵,一睁眼发现自己在一颗树底下睡着了。他站起来一看,边上车水马龙的,还有高楼大厦。他没出过村,没见过这么高的楼,一开始以为自己在做梦。他说当时醒来的时候,估计应该是早晨六七点钟,因为太阳刚刚升起。他怎么知道是南京?他在对面楼上挂着个牌子写着“南京XX饭店”,他估计这就是南京。正在他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上哪去,身上也没穿的,正当开始掉眼泪的时候,过来两个穿白衣服的警察(那个时候警察穿白色衣服,有点像海军那种制服)。

穿白色制服的警察-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警察走过来说:“你在这儿干什么?”他说:“我不知道我在哪?我要回家。”这俩警察说:“你得去上海的遣送站,我们南京没有遣送站。”那个时候上海特别发达,周围都特别穷,很多人都想去上海打工,很多叫“盲流”,到上海去找机会。但是去了之后发现工作不是那么好找,没地方吃,也没地方住,最后沦为乞丐了,也影响其他人正常生活,就把他们都收到收容中心去了。这俩警察就带着他到了南京的火车站,给他买了一张去上海的票。那两个警察没跟着上来,他就坐上火车,四个小时之后到了上海。下了火车之后,又到了大都市,又是高楼大厦,遣送站在哪儿也不知道。正在发愁的时候,这两个警察又出现了,就带着他去了遣送站。到遣送站门口,这两个警察就走了。进了遣送站之后就把他收容了,给他吃的,然后给他家发了电报。他可能地址没说清楚,电报就发到了辛寨村。

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黄延秋经过仅仅8个小时就从邯郸到了南京,然后坐了4个小时火车到了上海。反向推断的话,他醒来的时间应该不是六七点钟,而是五六点钟,但是他是不是醒的那个时间才刚好到南京,无法确定,有可能在很早之前他就一直睡在南京了。听了他的说法之后,全村人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怎么会有这种事情,甚至有人认为黄延秋的精神是不是出了点问题,但是这个电报不会是假的,而且7月27日晚上确实有人看见他还在村里。黄延秋的陈述与电报的时间,还有遣送站的记录是符合的,而黄延秋的家人和邻居也能证明7月27日晚上见过黄延秋,所以所有的客观证据是完整没有矛盾的。只是这个看似完整没有矛盾的证据,整个过程无法实现。

黄延秋回到家之后一切表现得非常正常,只是对自己“为什么会到南京去?”一无所知,也特别害怕。后来肥乡县知道这个事情,就马上派了人下来对这个事进行调查。就在调查的过程中,黄延秋又“失踪”了,准确来说是他再次“瞬移”了。

他第二次瞬移发生在1977年9月8日。当天晚上他也在农田里干完活回来之后,全村开生产动员大会。开完会后,村长还特意嘱咐他和几个年轻人明天到田里送水去。这几个年轻人就回家睡觉了,他也回家了。回家之后,第二天这个人就没了。村里人听说后,都上他家来了,发现屋子里的墙壁上用镰刀刻了几个字,上面写着:“山东 高登民 高延津 放心”。

山东 高登民 高延津 放心-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山东 高登民 高延津 放心-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墙上写的这两个名字,村里人没人听过,不是他们村的,后来知道他这次直接瞬移到上海了。他说当天睡着之后,这次是感觉到冷,还有风,他就醒了,发现还是半夜,自己睡在上海火车站前面的广场上。当时,电闪雷鸣,狂风四起,他穿个小裤衩就躺在地上。他一看这个地方是认识的,因为来过一次,上次下了火车就在这儿。车站上面的钟显示此刻是凌晨两点多。正当他无助的时候,他突然想到应该找警察,再送自己到遣送站就可以了。正在他到处找的时候,又出来两个穿军装的人。这两个人穿的衣服跟上次两个人不一样,这次穿的是部队的衣服,但是长得一样。这两个人跟他说:“老乡,你是黄延秋吧?是不是要到部队里找人?”他突然想起上次他们村的吕秀香找的堂哥把他接回去的。他说:“对,对!上部队找人。”这两个人就把他带走了,他记得这两个人带他走了好远,又坐车,天都快亮了。这两个人一到车站就给他买票,让他上车,告诉他在哪个站下,这两个人不上车,而到目的站的时候,那两个人就已经在那儿了。之后他还按照那两个人说的路线,坐了很多的公交车(那两个人仍然没有上过车)。

到了一个部队大院门口,门口有哨兵。哨兵就像没看见他一样,三个人就进去了。进了部队大院之后已经是早晨了,她还看到部队里有很多人在晨练。这些晨练的人也像没看见他们一样,他们三人径直往里走,一直走到部队师部的办公室门口。那两个人说:“你要找的人就在里面。”黄延秋敲了敲门进去了,里边的人问:“谁啊?你找谁?” 黄延秋说:“我找吕庆堂。”(吕庆堂就是吕秀香的堂哥)“你怎么进来的?”他说:“这俩人带我进来的。”这时发现那两个人不见了,就剩他自己。吕庆堂的家就在部队大院里,他的儿子在家。吕庆堂当时去南京开会了,办公室的人马上打电话给吕庆堂的家叫他儿子过来认这个人。吕庆堂的儿子听说过这个人,就把他带回家了。吕庆堂的儿子问他:“你怎么来的?怎么找到这个地方?”他说:“有两个人我带过来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上海了。” 吕庆堂的儿子给他做了一大锅吃的,吃完黄延秋就睡了,就像很多天都没睡过觉一样。

吕庆堂的儿子吕海生-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当时吕海生认为,这个黄延秋肯定是“盲流”,趁机从农村逃到上海来,知道有个能拉关系的,就想让他们给自己找个工作。因为这里是部队,不能办这个事,就赶紧发了个电报给北高村,说:“你们村的黄延秋又来了。”北高村接到电报后回复说:“他不是去找你们,赶紧把他送回来。”吕海生就给他买了一张火车票把他送回去了。吕海生怕他是“盲流”,怕他偷偷跑回来,就站在火车站看着火车走了才回去。回到部队之后,部队对这个事进行了非常严肃的调查。这个人怎么进来的?还三个人?另外两个人是谁?进行全面调查后,发现没有一个人看到他们进来,但是他直接就站到师部办公室门口了。这个事情有几个疑点:第一个是黄延秋本身是不知道吕庆堂的这个部队所在地的,那里是非常隐蔽、非常偏僻的地方。当初他们第一次去接吕秀香这些人去遣送站的时候也没到过这个地方,所以他是不可能知道的。就算他知道,还有两个屏障,第一个屏障是从上海火车站要想到这个部队要转三次公交车,隔着黄浦江还要坐渡船,他身无分文,就穿个裤衩是不可能到这里的。第二个屏障是部队大院是谁也进不来的,正常情况下一定要找里边的人出来接,但他们三个人径直走进去了。

第二次失踪黄延秋是在9月8日晚上睡着的,9月9日发现失踪了,他回来是在9月11日。经过两次连续离奇失踪之后,村里人渐渐开始相信这个事情不简单,因为他家也确实没有足够的路费能够让他这样来回折腾。第二次失踪是在县里派人调查的过程中失踪的,县里调查的人说这个事情有可能跟外星人有关,因为县里其他村正好在这一段时间有很多人发现了不明飞行物。村里人在地里干活,天上飞过一些不明飞行物,告诉县里后就下来调查,刚好黄延秋又失踪,就把不明飞行物的事情和他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是不是外星人把他掠走了?但是他自己没有任何的感觉,一闭眼一睁眼就到了。当时调查人员也觉得,如果不用飞碟来解释这个事情,就真的没有办法解释。

这个事情还有一个非常大的疑点是每次瞬移的时候都有两个人来接他,这两人究竟是谁?会不会是墙上那两个人?山东那边也查了一下墙上写的两个人名,回复说可能有叫这两个名字的,但是没有可疑的人。那两个人如果是外星人,他们为什么要把黄延秋带去南京、带去上海,还让他坐公车……目的是什么?感觉就像恶作剧。虽然黄延秋已经经历了两次瞬移,但是黄延秋本人对这两次瞬移了解是最少的。关心这个事情的人都找黄延秋问,但是他基本上是一问三不知。经过这两次瞬移之后,之前定的婚礼也被隔壁村给退了,不敢嫁给他,黄家人也无奈到了极点。

这个事情还没完,在黄延秋回来10天之后(9月20日)再次失踪了。这次是在回家的路上失踪的,马上就要到家的时候觉得眼睛睁不开了,好累好困,一下倒在地上就睡着了。再一睁眼,发现自己在一个屋子里面,床边坐了两个人(就是之前遇到的那两个人)。他这是第一次看清楚这两个人,这两个人看上去很年轻,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眼睛很大。这两个人看他醒了就过来跟他说:“你现在在兰州,是我们俩把你带出来的。” 兰州距邯郸直线距离1000公里,比距上海还远。

兰州到邯郸的距离-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这两个人还告诉他,他们就是高延津和高登民,前两次失踪也都是他俩带出来的。把他带出来之后,又把他送到遣送站,送到部队大院,目的是为了让他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在这两个人和黄延秋交流的时候,这两个人使用的是黄延秋本地的方言,黄延秋也很纳闷为什么会说他们当地的话。这两个人说是他们背着黄延秋到了南京和上海,还要带着黄延秋去全国各大城市去转一转,说完就带他下楼吃饭了,这时他才知道他在兰州的一个酒店里。晚上吃完饭,这两个人就背着他去了北京,黄延秋说这次自己是清醒的,去的时候是在飞,他感觉空间有压缩一样的,到北京总共也就一个小时左右。他自己认为是处于一种清醒的状态,只是看不太清周围,只知道自己在飞,没有风,感觉特别的舒服。而在接下来的9天,这两个人带着黄延秋去了很多地方:

9月20日从兰州到了北京
9月21日天津
9月22日哈尔滨
9月23日长春
9月24日沈阳
9月25日福州
9月26日南京
9月27日西安(当天返回兰州)

整个路程直线距离长达8600公里。9月27日返回兰州的那一天是中秋节,晚上睡着之后第二天早上(9月28日),醒来发现自己在家的院子树底下。这个时候他家里人已经报警很长时间了,发现他在院子里后,警察马上就来问他这几天去哪了?黄延秋说,他在任何两个城市之间移动,虽然都是飞,但是都是1个小时左右。这说明他们的移动是无视物理距离的,而这1个小时是一个像瞬间移动机器本身启动的时间。那两个人领着黄延秋到各个地方去玩、看戏、吃饭、游山玩水……他说那两个人到任何地方都能用当地方言和本地人进行交流,最明显的体验是到任何地方晚上都一定要住店(招待所),进招待所后那两个人跟前台交流的时候就用方言,有一些地方方言黄延秋也听不懂。在那个时候住招待所要介绍信,那两个人一直穿着军装,去任何需要介绍信的地方都能掏出介绍信,那些人看了介绍信就会放行。他们每到一个新的城市都会有一个人留在屋子里看着黄延秋,另一个人出去,过一会儿拿两套军装回来,那两人就换上,然后带着他出去玩。而到下一个城市之前把军装脱掉,由一个人拿出去,不知道送哪去了,回来穿着便服带着他飞。飞的过程必须穿着便服,到目的地再换上军装。整个9天行程中,那两个人是没有任何行李的,也没看过这两个人花钱,剩下几乎所有的行为和正常人一模一样。

长安大戏院-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整个过程去的地方基本上都是第一次去,所以他也不太确定这些地方是哪,都是到了那个地方后那两个人告诉他的。让黄延秋描述曾经去过的地方,然后去找找看是不是有那么一个地方。他说他去北京的时候,那两个人带他去北京一个戏院看了一场戏《逼上梁山》。他们进这个戏院的时候没买票,卖票的人也没拦他们,看完戏之后他们去了天安门。根据描述后来找到这个戏院了,有可能是“长安大戏院”。但如果是长安大戏院的话就会产生一个问题,他是1977年9月份瞬移的,在当时长安大戏院没开门,因为老旧正在装修。所以就有人怀疑他说的是假的,但是后来发现长安大戏院后边还有一个大戏院“吉祥戏院”,有可能是吉祥戏院。

吉祥大戏院-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这个事情后来经过很多年的调查,虽然有完整的闭合物证,但是实现不了。而人证几乎什么都不知道,自己没什么感觉,就感觉自己在飞,又像是做梦(虽然自己确信是清醒的)。由于没有再发现更多的细节和证据,调查无法再进行下去,黄延秋和北高村在这个事情上也没有得到任何好处,所以排除了集体炒作、宣传之类的。后来电脑技术开始发达了,刑侦技术也开始发达,就又把这个事拿出来让黄延秋描述一下那两个人长什么样。根据他的描述,警方画出两个画像,左边是高登民,右边是高延津。

高登民和高延津-黄延秋的离奇瞬移事件,与外星人的第五类接触事件?

这个事情虽然没有直接出现飞碟,或者能够确定是外星人,所以一开始不好定义为“外星人接触事件”。如果考虑有可能是外星人的话,最终就把它定义为“第五类接触”

🎁订阅我

发布新文章时通知您!输入邮件地址-确定订阅-进入邮箱确认

不会发送垃圾邮件!取消订阅可联系我。

发表新的回复

Leven奇探©All Rights Reserved